百丽宫

  雷锋网消息,近日,崇岭计划第二期开学典礼在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举行,作业帮创始人兼CEO侯建彬作为

  雷锋网消息,近日,崇岭计划第二期开学典礼在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举行,作业帮创始人兼CEO侯建彬作为一期学员代表进行了主题分享。据悉,崇岭计划由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和泰合资本在2018年共同发起。

  侯建彬在分享中认为,在线教育对拥有慢、传统、极其分散三大特点的教育行业的冲击是很大的。冲击整个教育行业的变量有技术、资本和监管,其中技术是核心。在这些冲击下,出现了两大新动向,一是亏损,尤其是头部教育公司的亏损;二是教育公司的爆雷。这些信号表明,教育行业一个新旧交替时代的到来,不但很快,而且惨烈。

  甚少公开出席活动的侯建彬在分享中谈及如何定义作业帮,也总结了创业五年来他对教育的一些思考。他表示,作业帮是一家科技公司,也是一家教育公司,还是一家内容公司。对于教育公司来说,组织能力要求很高,优秀的协作和执行力,是公司最核心的战略能力。

  此外,对于今年暑期在线教育的烧钱大战,侯建彬也有自己的看法。他认为,这些投放的钱是否花得出去、花得经济、稳定承接,才是核心考验,需要计算综合成本和组织能力,更重要的应该是依靠公司自有用户和流量转化。

  最后,他表示,在线教育流量侧是一场快仗,而中国K12在线教育课程这一仗不可能速战速决,需要做好打持久战的准备。

  大家好,我的分享主题是“行业、组织和心力”,也是最近一年我在崇岭计划的真实感受和思考。

  作业帮是一家教育公司,“让优质教育触手可及”是我们的使命。但教育是非常复杂和庞大的行业,这个行业有它的特殊,中小学生K12领域又是这个行业中最复杂最大的一部分。

  中国中小学生从小学一年级到高三12个年级总共有1.8亿人,这个规模相当于巴西总人口规模,其中超过70%是分布在三线及以外地区。

  第一,格局分散,CR10不到6%,这个行业里面最顶尖的10家公司,市场占有率加在一起不到10%;

  第二,经过过去20年的发展,中国的教育行业,谈巨头的线亿美金,这么大的行业只有2家这样的公司;

  第三,这2家公司在过去十年里,年化增速保持30%+,非常稳定,说明这是一个不够快、同时很分散的传统市场,这个市场已经持续了20年的格局,依然很稳定。

  这里面有三个变量,最核心的变量是技术。整个教育行业被在线教育的新形态所冲击、影响、搅动。对比整个教育市场,我们来看看在线教育的数据:

  第一,市场不再分散,中国K12在线教育在流量侧,作业帮已经占据75%以上的市场份额,移动端产品矩阵总月活超过1.2亿,行业集中度变得越来越高;

  第三,行业增速非常之快。今年暑假K12在线市场用户总规模人次超过1000万,1.8亿中小学生参培率按照40-50%计算,这意味着有10%的目标用户已经是在线教育的用户。今年秋季作业帮一课招生人次,相比去年,增长了400%。

  在这几组在线教育的数据面前,可以发现,在线教育对拥有慢、传统、极其分散三个特点的教育行业冲击是很大的。冲击整个行业的变量,除了技术,还有另外两个变量,一个是资本,一个是监管。

  第一是亏损。不是创业公司的亏损,而是在如此稳健的行业,稳健增长的两大头部上市公司在2019年的季报披露中相继出现了亏损。这是一个信号,一个强烈的信号。这个信号还会持续,这意味着一个新旧时代的更替。在新的时代,在线教育会越来越重。

  第二是爆雷。这个现象不应该出现在教育行业,但的的确确发生了。这说明新时代的到来,不但很快,而且惨烈。模式的更迭、企业的汰换,速度都非常快。

  这是一个在线教育极具爆发增长的时代。作业帮创业5年,一直在为这个时代做各种准备。所有过往皆为序章,我想跟大家分享一下这五年我们都做了什么,我们是一家什么样的公司。

  首先我们是一家科技公司。作业帮最早就是通过拍照搜题这款应用走向大众的,这是一个典型的技术驱动的新创造。我们用了2年时间,把作业帮APP做到市场第一名,又用了4年时间,把月活做到了1个亿。中国所有的APP按照日活排名,作业帮进入了前100名的教育类APP,排名在30-40之间。到今天作业帮有超过1千名的互联网产研人员,我们还在不断扩充研发团队,增强研发实力。

  我们首先是一家科技公司。最核心的,我们还是一家教育公司。我们要通过优质的老师为孩子们提供优质的内容和服务,实现公司的使命。我们招募、培养、成就了大量的教育人才在作业帮的平台上全职工作。今天作业帮有超过700名全职教研和教学人员,三分之一是作业帮自己通过大学校园招募、培训到的,已经是作业帮教研实力的中坚力量;同时,我们还有超过5000名的全职辅导老师,为孩子们养成良好的学习习惯、提升学习效果负责。

  最后,我们还是一家内容公司。作业帮有200个UI设计师,其中有小一半是插画设计师和动效设计师,他们为学生生产各种优质内容和素材;作业帮每年发到学生手里成册的学习资料超过2000万册,都是纸质实体的资料。所以我们还是一家内容公司。

  所以我们既是一家科技公司,也是一家教育公司,还是一家内容公司。想做好教育价值,提供好课程服务,需要众多角色密切配合,需要组织能力非常高。所以,我认为,优秀的协作和执行力,是公司最核心的战略能力。

  看得到很重要,做得到才最难。今年暑期,大家投入了很多的成本和资源去拉动增长,所谓的烧钱战开始了。但这里面,最难的不是是否有这些钱,而是这些钱是否花得出去、花得经济、稳定承接,这是最核心的考验。

  作业帮今年暑假,一共实现了总量200万的招生人次,秋季预计能有同比400%的增长,获客成本远低于预期和同行。可以说,这是公司强大协作和执行能力的大练兵。整体完成度非常高。

  作业帮是一个创业五年的公司,还很年轻,但这一路走来的思考、疑惑、挑战已经非常多。在我去年就读崇岭一期的时候,有些困惑,通过这一年的学习和交流,相继有了答案,也算是自我心力的提升。我把这些也分享给大家。

  第一个问题,就是理想主义和现实主义。一个纯粹理想主义的企业,往往会走入绝境,难以维系;而一个纯粹现实主义的公司,大概率会误入歧途,变得只会挣钱。这两个都不可取,需要平衡。但无论最终如何平衡,我们还是坚持把理想主义放到现实主义的前面,把客户价值、品质保障放到优先级最高的地方。

  所有的企业都是通过为客户创造长期价值实现自己公司的商业回报,所以我们坚持价值创造。但这要付出代价,不过没关系,所有美好的坚持背后都需要付出代价。比如,作业帮招募主讲老师,我们坚持校招老师的录取比例必须严控在3%以下,这就是对品质的要求。

  第二个问题,关于保守和激进。2019年暑假对于在线教育而言是非常激进的年份,在保守的时代选择了激进可能是错误的,但是在激进的时代选择了保守是更大的错误,到底保守和激进如何选择?

  我的答案是不存在激进和保守的差异,而是要跟认知捆绑在一起。以认知为半径,在圆内稳健经营。而如果不以认知为基础,则激进主义等同于冒险主义。以今年暑期投放为例,作业帮一课的暑期总量达到200万,但其实靠投放带来的新增只有40%,更多的增长都来自于我们的自有用户和流量转化。我们是在计算综合成本和组织能力的情况下,开启暑期战役的。

  第三个问题,关于速胜和持久。作业帮创业5年,团队始终非常辛苦。但是就在刚刚过去的8月底,我调整了公司的工作安排。为什么?公司过去5年我们打了两仗,一仗已经结束,一仗还在路上。

  第一仗,是以技术为驱动打赢在线流量侧的一仗,我们用了2年时间得到了业界第一名,到今天公司有1.2亿月活的产品矩阵,取得了在线教育流量侧第一名的位置。我们采用了速胜的战略。但第二仗开始了,就是中国K12在线教育课程这一仗,这个仗是不可能速胜的,这是持久战。盈不可久,相比速胜,持久更比拼耐心、筹划和长远的奋斗精神,而非一时的加班加点。真正的长期奋斗,不是天天加班,而是我们看到了终局很远,我们也知道一家企业不可能永远向上,但是面对结局的不确定性和过程的持续性,我们依然心里有火、眼里有光,依然用滚烫而持续绵绵的心力,奔向未来。

  企业和人生相仿,没有谁能永葆青春。但企业和人生也一样,无论长短,都要全力以赴。用一句我非常喜欢的话作为结尾送给各位,这是王小波曾经说过的,“人生到最后烟消云散,并不会留下什么,但是在它们消失以前,我们必须让这一切先发生。”(雷锋网雷锋网)

  标签:公司 k12 变量 课程 流量 崇岭 侯建彬 持久战 市场 雷锋网 中小学生 ceo 现实主义 用户 核心 技术 时代 理想主义 企业 教研